《21世紀經濟報》:IPO首日市值超150億港元:安能物流如何成為快運之王?
2022-11-11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趙娜 上海報道

 

雙11當天,零擔快運龍頭企業安能物流在港交所鳴鑼上市。截至今天上午11時,公司市值約為151億港元。

 

安能物流CEO兼總裁秦興華在上市儀式上表示,上市對于安能來說意味著更大的責任與擔當。

 

“下一個十年,安能將堅定信念、價值、生存方式,不斷完善自我,與時間做朋友,穩扎穩打,做長期有價值的事,成為一家優秀成長型企業。”秦興華說。

 

安能物流上市是繼中通回港、京東物流港股上市之后,物流板塊的又一標志性事件。

 

隨著產業互聯網升級,受C2M模式下制造商的柔性化生產、B2C大件電商強勁增長、全渠道零售及貿易分銷扁平化等因素影響,公路貨運板塊“腰部崛起”,作為產業互聯網“新基建”,零擔快運行業逐漸進入舞臺中央。

 

 

“我們認為企業的發展是一場馬拉松,最關鍵的是練好內功。”安能物流董事長王擁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表示,公司的整體戰略、發展方向是長期的,團隊將會以扎實的業績來兌現承諾給投資人的預期。公開資料顯示,安能物流在2020年實現經調整凈利潤6.54億元,經調整凈利潤率為9.2%。該公司去年貨運總量達到1020萬噸,在中國所有快運網絡中的市場份額占比17.3%,排名第一。

 

涅槃重生終成快運之王

 

安能物流在2010年成立于上海,定位于5公斤及以上的零擔貨運領域。公司創始人秦興華是飛行員出身,與王擁軍、祝建輝并稱為零擔快運行業的“鐵三角”。

安能在物流行業的代表性在于,其在2012年開創了貨運合作商平臺模式。在這個模式中,攬件和派件由貨運合作商及代理商運營,安能直接負責關鍵的分撥和干線運輸環節。以貨運合作商平臺模式運營快運業務到2016年,安能物流的經營規模和營業網點數超越同行,成為市場上的中國零擔快運之王。

 

安能物流的11年創業歷史中還有一段涅槃重生的往事。

物流通常可劃分為快遞、零擔和整車三個市場。在零擔快運領域站穩腳跟后,安能一度希望將疆土延展到快遞領域,并投入20億元資金用于快遞業務拓展。競爭慘烈度超過了預期。招股文件顯示,2018年及2019年,安能物流的快遞收入分別為5.19億元、0.03億元。相應兩年公司的虧損則分別高達21.16億元、21.49億元。隨著賬面資金的迅速流失,安能物流拉下手剎。2019年,安能物流宣布進行業務調整,聚焦快運并砍掉快遞業務,“快遞業務只占我們5%的收入,但是耗費了90%的精力和資源。”回憶往事,王擁軍說,“我們過于輕視單一業務的挑戰,或者太低估快運行業的機會。單純做好一個業務,贏得的機會未必比兩個業務都做一半少。”從那時起,聚焦于零擔快運主業,做深做透,成為安能整個組織從上到下的共識。

 

據招股書信息,安能物流提供遍布全國的零擔快運服務,近年來其零擔業務規模也有持續的大幅增長。按照貨運量計,安能物流2020年貨運總量為1020萬噸,在中國所有快運網絡中的市場份額為17.2%,排名第一。2019年、2020年日均貨運量分別為2.89萬噸、3.84萬噸。2015年至2020年,是增長最快的快運網絡之一,貨運總量以約31.0%的復合年均增長率增長,同期中國整體零擔市場復合年均增長率為5.6%。按照收入計,其零擔收入由2018年的48.13億元人民幣增加10.8%至2019年的53.35億元,2020年零擔收入為70.82億元,較2019年增長32.7%。2019年零擔業務錄得毛利人民幣7.66億元,2020年達到10.51億元,同比增長37.3%。此外,2020年毛利率增至14.8%,達到中國所有快運網絡中的最高水平。

 

鏖戰萬億零擔快運市場

 

即使將邊界劃定在零擔物流領域,安能面對的仍是一個規模數萬億的市場。艾瑞數據顯示,按收入計,2020年中國零擔行業的市場規模為人民幣1.5萬億元,約為美國市場的5倍,前10大零擔網絡市場份額僅為5.7%,而美國這一數字為74%。如此看來,我國零擔行業整合空間仍然巨大。從資本市場來看,美股市場的零擔快運巨頭Old Dominion Freight Line Inc (ODFL)市值已超過400億美元。早在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之初,安能物流就完成了規模超3億美元的融資,投資方為大鉦資本。今年2月,安能物流再次完成超3億美元融資,該輪融資由CPE領投。安能物流CEO及總裁秦興華表示,新融資將進一步助力安能加大對生態的投入、核心能力的建設,以及加強數字化運營的底盤,助推安能物流戰略目標實現。

 

值得注意的是,安能物流當前尚并不是零擔市場收入最高的企業。根據《運聯2020年零擔企業收入TOP30》,安能物流2020年的收入為89.0億元,并不及順豐快運的124.5億元和德邦快遞的113.9億元。有行業人士就此分析表示,由于直營與加盟模式在計算營收時口徑的差異,該數據并不能反映企業的真實實力。具體來說,順豐的快運業務采用了“直營+平臺”的模式(為順豐快運和順心捷達兩張網的收入)、德邦快運則采用直營模式,這與安能物流的純平臺模式有顯著差別。因此,第三方機構在統計德邦快運、順豐快運的收入時包括全網收入,而安能物流的整體收入并不包括加盟商的收入。“如果以安能當前近30000個加盟商的收入來估算,其全網收入將是一個翻倍增長的數字。”該人士稱。

 

由此可見,由于統計口徑的差異,行業中判斷快運企業核心競爭力的關鍵指標便更偏向于企業的成本控制能力以及規模化盈利能力。“優秀的企業可以做出遠超行業平均利潤率的業績,我們認為這就是發展機會所在。”王擁軍希望安能物流以效率取勝。從利潤率的角度,國內大部分零擔快運企業都處于虧損狀態,安能是業內唯一有規模化利潤的企業。與之類似的是很多快遞公司的利潤率大約是5%-10%,中通快遞的凈利潤率能達到20%。安能物流的凈利潤率水平如何?查詢招股文件可以發現,安能物流2020年經調整凈利潤為6.54億元,經調整凈利潤率達到了9.2%。

 

拒絕講故事的安能物流

 

過去的10余年中,安能物流獲得了來自大鉦資本、凱雷投資、鼎暉投資、CPE、新創建、中國平安、高盛及伊利等的多輪投資。“作為投資人,我們非常榮幸能與公司攜手,陪伴團隊在風雨中拼搏,見證公司在汗水中成長。”在祝賀安能上市的同時,大鉦資本合伙人陳偉豪寄予期許,“期待公司在新的起跑線上繼續領跑,實現更大的目標與愿景。從資本市場的角度看,安能物流本次IPO似乎并沒選在一個好的時間點。甚至就在安能IPO定價前的數日,百世集團將旗下國內快遞業務以約68億元人民幣的價格轉讓給極兔速遞。再看物流這個在公開資本市場仍顯寂寥的行業,貨運合作平臺的模式亦不同往日,走到今天已成為需要精細化管理能力的工作。

 

“我們在內部提出的‘生態管理水平’,已經成為加盟網絡管理最核心的競爭優勢之一。”王擁軍說,真正的核心競爭力往往是無形的,在安能的案例中,就是團隊“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的企業文化和將數字化能力整合進團隊基因的產業互聯網實踐。在安能物流的管理團隊看來,物流行業進入到了相對理性、重視結果、回歸市場規律的發展階段。他和團隊的選擇,是用聚焦、穩健、整合的方法踏踏實實的過日子。

 

招股書顯示,安能目前貨運合作商及代理商數量超過29400家,已覆蓋中國96.2%的縣城和鄉鎮。公司方面稱,將不斷擴大網絡覆蓋、減少邊際成本和改善終端客戶體驗,吸引更多終端客戶、貨運合作商和代理商,從而形成顯著的、自我強化的網絡效應,進一步推動業務增長。具體來說,根據招股文件,安能物流上市募集的資金將投入到在戰略地區興建、升級和潛在收購5至10個核心樞紐,以適應高速的貨量增長,改善網絡結構,并確保實現穩定和長期規劃;投資干線運輸車隊,以進一步提升營運效率;投資科技創新以及用作營運資金及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資本市場有兩種邏輯,一種叫先知先覺,一種叫后知后覺。前者喜歡預判未來、提前布局,后者青睞基于結果、修正判斷。”采訪接近尾聲時,王擁軍向記者表示,相對于用吸引人的故事讓投資人趨之若鶩,安能愿用穩健的業績贏得投資人的欣賞。

 

在線免費電話客服
官方網站手機朋友圈
投拆意見
送彩金200的网站大白菜-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注册送38元体验金